您所在的位置: 大庆网  >> 时事新闻  >> 国内

江西南昌眼角膜出血怎么办

2017-12-18 05:20:07    来源:南昌普瑞    编辑:尚彦西

江西南昌眼角膜出血怎么办,宜春准分子激光矫正手术,宜春做近视眼手术危险吗,江西准分子激光手术医院,景德镇治疗近视眼最好的方法,南昌全飞秒激光手术价格,南昌飞秒激光手术 价格

  只有工商营业执照无教育资质从业者称准入门槛低风险高

  一些婴幼儿托管机构游走监管灰色地带

  调查动机

  0岁至3岁婴幼儿尚未到幼儿园入园年龄,但家长大多工作繁忙没有精力照看,隔代照看又常出现养育观念冲突问题。这种困境出现在不少家庭,尤其在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,0岁至3岁婴幼儿的看护问题愈加突出。针对这种情况,一些社会机构嗅到商机,纷纷开办婴幼儿托管机构,而且打出了诸如“引进国外课程”等高大上的旗号。然而,这些机构是否合法合规、工作人员是否有资质、场地是否安全……家长并不知道这一系列问题的答案。

  □ 本报记者   赵  丽

  □ 本报实习生 戴梦岚 韩朝阳

  “最近,我为了孩子上学的事情几乎跑断腿。”在北京市一家事业单位工作的艾敬对记者说,之前,女儿一直由婆婆照顾,但是上周婆婆出意外动了手术,两岁多的女儿一下子没了着落。“我转遍了小区周边的幼儿园,都没找到幼托班。”艾敬无奈地说。

  《法制日报》记者调查发现,像艾敬这样有婴幼儿托管需求的妈妈不少,特别是在全面二孩政策下,工作和照顾孩子似乎成了难以调和的矛盾。

  然而,《法制日报》记者走访调查发现,随着城市发展,“托儿所”慢慢萎缩,绝大部分幼儿园已不开设托儿班。市场上针对0岁至3岁婴幼儿的托管机构大部分是以“教育咨询”的名义开办,托管市场良莠不齐。

  家长无奈选择幼儿托管中心

  “最近保姆出了这么多事,我一狠心把儿子送进托管中心,把保姆辞退了。”居住在北京市丰台区马家堡附近的周银霞说,她这是“没有办法的办法”。

  自从儿子出生后,周银霞家已经换了4个保姆。“孩子在1岁以前是由姥姥照顾,但老人身体实在受不了,我就开始请保姆,但遇到的问题不少。”周银霞说。

  其实,周银霞遇到的问题并非个案。

  去年11月,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发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,目前近八成婴幼儿都是由祖辈参与日间看护,其中近50%的祖辈感到“无可奈何”,特别是照顾过“一孩”的祖辈不愿再照顾“二孩”的比例在上升。与此同时,被调查对象更希望将孩子送往专业托育机构。其中,家长对2岁至3岁幼儿的托育服务需求最为强烈。

  尽管周银霞在无奈之下将孩子送到了托管中心,但她心里的石头依然没有落地。

  “这家托管中心看上去比较正规,工作人员也还比较负责,但毕竟不像幼儿园那样专业。”周银霞说,她之前看新闻了解到,有些幼儿园资质不全。这家托管中心是否有资质?她并不知道。尽管她曾问过工作人员,但得到的答复只是“我们这是很正规的”。

  周银霞告诉记者,她身边有几个同事都存在类似的问题,但大家都对这些托管机构心存顾虑,“我算是胆子大的,但又有什么办法呢”。

  一家机构不同分店说法不一

  6月28日上午,记者对北京市一家宝宝看护中心望京分店进行了电话采访。根据中心工作人员介绍,该中心主要接收0岁至3岁的婴幼儿,课程引进的是美国的早教课程,主要是培养婴幼儿的主动学习能力。

  “孩子来了之后,我们会根据每个孩子的情况配一名主带老师。孩子的日常生活、习惯和性格的培养都由我们这个主带老师去引导。在学习这一块,我们引导的是寓教于乐的课程,在玩的过程中去引导他。”根据工作人员的介绍,日托班每天295元,时间为早上8时至晚上8时,“按月的话是周一到周五,一个月是5380元”。

  据工作人员介绍,这所开在某小区的婴幼儿托管机构目前到岗的有4名老师,标配是6名老师,“如果是1岁半以上的孩子,老师与孩子的配比是1比3。如果小宝宝数量多的话,我们的配比会调整。对于不会走的孩子,配比不会超过1比2”。

  对于老师资质的问题,这家托管机构的工作人员表示,“老师都是高级育婴师以及高级母婴护理师。不管有证没证,他们到我们公司的第一件事就是培训”。

  对于托管中心的资质,接待人员直言,“目前0岁至3岁的托管机构在教育方面是没有办法注册的,所以我们这边是在工商注册,但是我们营业执照里的项目是含有这一项的”。

  记者问,“也就是说,目前只有工商营业执照”?这家托管中心工作人员表示了认同。

  记者注意到,在一些地方,教育部门不认可此类只办理了工商注册的托管机构。比如,山东省济南市教育部门就曾表示,考虑到安全因素,这种托管班一经居民投诉,教育部门会联合综合执法办公室和消防部门进行取缔。

  对此,这家托管中心的工作人员说,“这方面您完全可以放心,首先咱们这边是公司形式的,是有注册有工商营业执照的。目前我们这家店是咱们公司的第七家店,而且我们还有三家店都是在即将开业当中,从公司开业到现在,我们没有这样的困扰,因为我们是合法的”。

  在这家宝宝看护中心的公益西桥分店,工作人员对记者说,没有所谓的课程,一般称为活动,“月托3600元,周末白天有需要的按日托190元收费,夜托晚8时到次日早8时是130元一次。入托期可以通过微信平台看视频监控,有室内空气质量实时数据,有每日食谱,可以录入接送人信息。饭食由阿姨做新鲜的非外采成品,每日体温监测安全才能进入”。

  幼托经营者称风险高利润薄

  通过业内人士的介绍,记者联系到了打算在四川省成都市创办婴幼儿托管班的刘女士。

  “我自己没有婴幼儿教育行业的相关从业经验,刚开始是因为喜欢孩子,后来经过市场调研发现确实存在婴幼儿托管市场,80后的家长一般都是全职父母,没有时间带孩子,隔代养育又存在养育观念上的差异。而且国外的婴幼儿托管模式非常成熟,可以借鉴。所以,我自己有意愿进入这一行业。”刘女士对记者说,她经过调研发现,目前这个行业在法律法规上属于灰色地带,尚无监管部门,因此降低了准入门槛,“当然也加大了风险”。

  对于创办方式,刘女士对记者说,她打算与合伙人一起做,不打算加盟其他机构。“我还没有发现比较好的加盟机构,我希望做一个四五十人的托管机构,规模大了责任太大。一线的工作人员非常重要,除了证件和经验,对孩子有没有爱心和耐心都是很重要的考察因素”。

  按照刘女士的说法,她规划的托管机构人员管理和日常准则都会参照公立幼儿园的标准,“理论上,可能需要向卫计委、教委和妇联报备,但是还没有到那一步,到时候再说。我觉得这一行挺不容易的,如履薄冰,可能因为很多原因被关停,但是客观需求存在,所以市场和社会力量就开始进入。从做生意的角度讲,这是一个风险高、利润薄的行业”。

  制图/高岳

版权和免责声明:
1.大庆网拥有大庆新闻传媒集团媒体网上发布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大庆网”。 2.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大庆网版权所有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“稿件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如擅自篡改为“稿件来源:大庆网”,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本文链接:
 
我要问政 最新回复 首页 龙江滚动 国内 国际 文娱 体育 深度 财经 军事 历史 时事新闻 异闻录